索命的狙擊手,東線德軍的真實記錄

索命的狙擊手,東線德軍的真實記錄

對二戰歷史感興趣的朋友請關注煙雨,我的寫作題材是二戰德國人物、軍銜、服裝等內容,介紹歷史,揭露法西斯罪惡。更多史料請點擊我的用戶名,在「文章」里查看。

1944年1月1日,新的一年開始了,但對於守衛在第聶伯羅夫卡防線上的德軍士兵們來說,新年第一天與昨天並沒有什麼不同,蘇軍的炮火仍然沒完沒了的砸在德國人的陣地上,不時有德軍士兵被炸得四分五裂。當炮火稍微平息後,蘇軍陣地的迫擊炮又開始發射了。

雪已經停了,能見度不太好,機槍手科朔雷克捲縮在冰冷泥濘的散兵坑裡,正抓緊時間吃下飯盒裡凍得硬邦邦的食物,昨晚蘇軍的突襲讓他們都沒有時間吃東西。他不敢站起來,因為對面陣地上潛伏著一個蘇軍的狙擊手,開花彈的爆炸聲不時出現在陣地四周,任何膽敢把頭漏出戰壕的德軍士兵,都會成為死神眼睛盯上的倒霉蛋。

「我不能再蹲著了,也不能再跪著了,我要瘋了!」副射手保羅幾乎快崩了,「我真想把那傢伙幹掉,這樣我才會好受些。」

「別干蠢事,不值得冒險,」科朔雷克回答,然後,他湊到機槍的瞄準鏡後,壓低腦袋觀察蘇軍的動向。從瞄準鏡里可以看到,蘇軍正拖著一門迫擊炮出現在開闊地上,這對德軍是一個嚴重的威脅,科朔雷克把機槍瞄準了目標,正準備開火,突然,他發現在一個雪堆後出現了一頂毛皮帽子和一支步槍。

狙擊手!他腦子裡迅速閃過這個判斷,同時立刻把腦袋縮回了戰壕下面。與此同時,一聲刺耳的爆炸聲幾乎撕碎了他的耳膜,蘇軍狙擊手的開花彈差一點就要了他的命。

德軍的迫擊炮開始朝蘇軍陣地轟擊,保羅探出了頭,科朔雷克朝他叫到:「你活膩了嗎?」「我只想看看伊萬們在幹麼,」保羅興奮的回答,話音剛落,一聲爆炸聲推著他撞在坑壁上,驚魂未定的保羅半天才緩過勁來。

科朔雷克把三腳架上的機槍調低,再次通過瞄準鏡觀察蘇軍的情況,突然,一聲尖銳的槍聲響起,他如閃電般縮回頭,卻看見身後的保羅睜大雙眼,慢慢的癱倒下去,他左眼上方的額頭上出現一個拳頭大的洞,鮮血和腦漿濺在他的鋼盔上,塗滿了他的臉,流進他的嘴裡,又從嘴裡流出來。科朔雷克用兩個急救包壓住保羅的傷口,但沒有絲毫作用,子彈把他的左後腦完全炸開了,腦後的血汩汩的流,很快就把他的頭泡在血泊里。

儘管科朔雷克多次警告保羅,但他還是再一次的探出了頭,終於成為狙擊手的目標。當醫務兵爬過來時,他對科朔雷克的建議只能是:「找個坑把他埋了吧,你不能在你朋友的屍體上踩來踩去。」

一個小時後,炮火逐漸平息,科朔雷克把保羅的屍體轉移到另一個散兵坑,那個坑裡已經躺著兩具德國兵的屍體。當他爬回自己的陣地時,看見年輕的施羅德正蹲在坑裡,他奉命來接替保羅副射手的職務,「知道保羅是怎麼死的嗎?」「知道,頭部中槍,」「那好,這樣你就會知道把頭伸出戰壕會發生什麼了,」科朔雷克警告施羅德。「可是,我們不是應該時不時起來觀察一下戰場的情況嗎?」施羅德回答。

對施羅德的固執,科朔雷克心裡有些惱火,但是,除了警告還能怎麼樣呢?他總不能把施羅德捆起來吧。

傍晚,炮擊減弱了,天氣霧蒙蒙的,或許,這樣的天氣會讓狙擊手看不清目標,施羅德趴在坑壁上用瞄準鏡觀察前方,但什麼都沒發現。「我們應該把瞄準鏡摘下來觀察情況,」施羅德建議,「好吧,那樣我們可以爬得更低一些,不至於太危險,不過你得小心點。」

施羅德縮著頭把手伸向瞄準鏡,可能被凍住了,瞄準鏡的固定螺帽紋絲不動,為了能使上勁,施羅德伸出了雙手,並無意識的把身體向上移動了一點點。

就在這一瞬間,一聲槍響,施羅德應聲倒下,子彈打中了他的左臉,從耳後穿了出去,在他的後腦鑽出一個大洞。科朔雷克大叫:「醫務兵,施羅德中槍了」,並馬上用顫抖的手取出急救包按在施羅德的傷口上,醫務兵離得不遠,他迅速沖了過來,幸運的是他沒有成為狙擊手的另一個目標。醫務兵用繃帶把施羅德的頭纏起來,可根本沒有任何作用,血立刻就把繃帶全部浸透了,他趕忙又纏了一個繃帶,然而依然沒有任何作用。

科朔雷克雙膝顫抖、喉嚨發乾,他緊張地問醫務兵:「施羅德還活著嗎?」醫務兵捧著施羅德的頭,觸摸他的脈搏,回答到:「或許吧,不過在這裡,對這樣頭部中彈的人我什麼都做不了,我們把他抬到急救站去,希望他能活著堅持到那裡。」

醫務兵找來幫手,用一副擔架把毫無生氣的施羅德拉走了,施羅德成為這一天機槍陣地的第二個犧牲者。

科朔雷克捲曲在戰壕里,既悲痛又恐懼,儘管他伸出頭的次數比其他人都多,但要命的子彈並沒有擊中他,或許,這就是可怕的命運吧,他註定要經歷戰友一眨眼間在他身邊倒下的折磨。

科朔雷克(右)與戰友的合影。

施羅德活了下來,那顆子彈斜穿過他的頭後才爆炸,讓他撿回一條命,他左耳後一塊拳頭大小的腦骨被打飛了,左臉及耳後留下了一個碗口大的傷痕,對他而言,戰爭結束了,不過,伴隨他的是無盡的傷痛和終身殘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