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誰敢亂加彩禮要紅包,我全打出去」婚禮中新娘持掃帚怒斥熊親戚

「誰敢亂加彩禮要紅包,我全打出去」婚禮中新娘持掃帚怒斥熊親戚

做你的情感樹洞。點擊上方「關注」,你的故事,你說,我聽

年輕時,我們不懂愛情。同樣,結婚時,我們也不懂婚姻。

我們只知道,因為相愛,因為迫切地想生活在一起,對婚姻產生了嚮往,對那種「有人問我粥可溫,有人為我立黃昏」的生活充滿期待。

但婚姻到底是什麼呢?婚姻,其實是形成人際間親屬關係的社會結合或法律約束。根據觀念和文化不同,通常以一種親密或性的表現形式被承認,以婚禮的方式來宣告成立。

從這個解釋中,婚姻必須合法,婚姻必須兩人親密或者以特殊的「性」的表現形式存在,婚姻必須帶來人際間的親屬關係。

硬梆梆的條文告訴我們,婚姻真的不僅僅是兩個人的事,確實是兩家人的事。任何一方的親屬關係都有可能影響到婚姻的質量。

現實中也確實存在因為親屬關係的干擾而使婚姻破裂的事例,在我們平台就有讀者反饋過相似的事情。

有人會說,婚姻是自己的,應該聽從自己的內心。但現實情況是,父母或親友過多干涉子女的婚姻,迫使子女無法堅守。

說到父母的干涉,不能說全都不好。相反,父母的正確干預是避免婚姻悲劇的一種手段。畢竟,他們經歷過婚姻,有著豐富觀人識物的經驗和優勢。父母的意見應該成為重要的一環。

有時,他們的反對是看到了我們未曾留意的地方,或者是考慮到了婚姻中太多的利益糾葛。這個時候,就不要太意氣用事,畢竟,婚姻是一輩子的事,誰也不希望自己滿心歡喜入圍城,一身傷痛出圍城吧,美滿幸福是每個人對婚姻的嚮往。

而有時,父母的干預沒有一點道理,有些親戚的干預則完全是無理又無禮。

娶媳嫁女在每個家庭都會有頭一遭,父母有時也會不知如何是好,需要親戚們大家一起拿主意。但一定要記住,親戚們出的主意一定要經過自己審慎考慮,畢竟親戚並不很了解年輕人的感情,也並不太了解對方的情況,有時出的主意,完全是餿主意;再碰上幾個不靠譜的親戚,那簡直就是幫倒忙來了。

所以這個時候,就要堅守自己的內心和選擇,能判斷出是非與合理性,要有十分勇氣,還要十分決絕。

前段時間聽過同事聊他表弟的事,很為他那個表弟妹叫好。

在他表弟結婚時,新娘家裡有熊親戚。本來兩家談得好好的婚禮議程,那個熊親戚非得在表弟上門接親的時候,讓表弟再塞一個9999元的開門紅包,否則婚結不成。

表弟是個暴脾氣,一聽扭頭就走。結果是表妹自己「嘩」地一下拉開房門,讓父親開車追了上去。婚禮得以繼續進行。

而表弟夫妻的日子也越過越美。至於那個出餿主意的親戚,兩家也少了來往。

是不是覺得表弟妹拉開房門的那個動作很帥呀?其實,這就是對自己的眼光很篤定,不受人唆使,也相信雙方的愛情。

當有人在旁邊動搖家人時,你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斷、堅信內心,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,決不後悔。

奇葩事常有,熊親戚也格外多。如果自己都不夠堅定,憑几句話就能把事先的約定推翻,這樣的婚姻確實也很可怕,因為它可能隨時隨地提檔加碼。

讀者韋慧(化名)在今年國慶節與相愛了四年的男友完婚。婚後兩人回了深圳,繼續打工。日子過得辛苦一點,但在陌生的城市裡有一個小小的家,有人在家裡等候,就算穿行在疲憊的下班隊伍中,心裡也是暖暖的。

韋慧說,要不是當時自己發了飆,這樣的生活差一點就失去了。

六年前,韋慧和同鄉們去了深圳。在廠里遇到了現在的老公關強(化名)。關強比她們早到兩年,對剛到的老鄉多了些關照。一來二往,兩人就好上了。

談了四年多戀愛,兩人都想結婚了,就事先電話通知了各自家裡,想讓家裡先商議一下,等日子差不多了,兩人再回家鄉舉辦婚禮。

關強在家排行老小,上面有兩個哥哥,都已經結婚,並分家另過。家底在一次次分家中,所剩無幾。關強父親為了小兒子的婚事,在分家之後,基本每年都要出外打工,為小兒子攢老婆本。

一聽說關強要結婚,兩位老人都很開心,給關強說,女方家要什麼條件,他們都儘力去辦到。

韋慧家也很高興。韋慧已經28歲了,在農村就算老姑娘了。當時也是因為家裡一直要給她找婆家,她才一氣之下去了深圳,中間只回了一次家。

韋慧家條件要好一些,父親辦了個養雞場,母親在村裡開超市。韋慧還有個弟弟,平時就幫著父母做點事。

現在女兒要出嫁了,又是頭遭嫁女,沒有經驗,就約了自家親戚朋友來商議這件事情。

等韋慧一回來,父母把他們商議的條件說給韋慧聽。韋慧一聽就急了,她了解關強家的經濟狀況,這哪是結婚呀,簡直就是攔路搶劫嘛。

彩禮竟然要了20萬,還有什麼開門紅包、上車紅包、下車紅包,拉拉雜雜加起來還有近20萬。

韋慧直接說不行,這不是希望我結婚的條件,完全是想把婚事搞砸。如果你們非得這樣,那我就分文不要,婚禮也不辦,直接去關強家。

父母見韋慧態度很堅決,只好聽韋慧的意見,把彩禮降了一半,那些亂七八糟的紅包,每個都只包10塊錢,討個彩頭圖個吉利。只是改口紅包保留著,10001元,取萬里挑一的含義。

等到婚禮那天,還是出事了。

親戚們聚攏來,聽到韋慧主動降低了彩禮和紅包數額,圍著韋慧數落,說她只顧自己,不為家裡弟弟著想,弟弟也要結婚呀,多要點彩禮也可以給弟弟做準備呀;說韋慧太不孝順了,不知道心疼自己的父母;還說韋慧女大不中留,還沒出嫁,胳膊肘就往外拐。

韋慧也懶得跟他們分辯,把自己關在房間里,等著關強來接親。

遠遠地聽到鞭炮聲響起,知道關強到了。只是韋慧等了半天,也沒聽到關強上樓的聲音,讓伴娘偷偷去打聽,才知道關強被關在大門外,被自家熊親戚索要五萬開門紅包。關強沒有辦法,正在等著家人籌錢來。

韋慧一聽就火了,提起婚紗就下了樓。抄起院門邊放著的一把掃帚,就打了過去。

「你們想錢想瘋了吧?你們想錢,等你們嫁閨女的時候再要,誰敢在我的婚禮上加價要錢,別怪我不認人。」

要說韋慧也夠潑辣的,身上穿著婚紗,手裡抄著掃帚亂舞。把親戚哄散後,自己把院門打開了。關強對韋慧父母的敬茶和改口儀式就在院子里舉行,禮畢接上韋慧就走。

韋慧在婚禮上的行為,很快就傳開了。村裡有人贊同,有人反對。關強父母對韋慧更是另眼相看,覺得這姑娘明事理、敢作為,是個過日子的人,更是把韋慧當閨女一樣地疼。婆婆連掌家鑰匙都放心地交給了韋慧。

韋慧感嘆地說,如果那個時候任由熊親戚捉弄,也許這段姻緣就散了。

自己能做主自己的婚姻,當然最好。畢竟日子是自己在過,冷暖酸甜都是自己在品嘗。

但禾田飛歌還是想提醒一下尚未進入婚姻的戀人們:要自己做主自己的婚姻,你一定要確定:這個人是否人品好、是否有擔當、是否有上進心、是否真愛自己,還有,這個人的家庭關係是否和諧友好。

因為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情,而我們都未經歷過婚姻,在自己比較迷茫的時候,聽聽父母的意見,只會得到更多自己未曾留意的觀察角度,對全面考察婚姻是有好處的,可以規避到未知的婚姻風險。

但同時也要相信自己的判斷,如果父母或親戚的要求過於無理,那就聽從內心的聲音,去牢牢把握屬於自己的幸福。

文 | 禾田飛歌

圖 | 網路(圖文無關,如侵必刪)

END

今日互動話題:

你家是否也有熊親戚?

請在評論區留言分享